盐与味精

念去去千里烟波

他她回家

98年,他们认识了2年,她随他回老家见父母。到了小县的汽车站,几个汽车贩子见他俩说着普通话,不像本地人,心想着可以好好宰一笔。

汽车贩子贼笑着帮他俩拿行李上车,装个知心老大哥似的聊长叙短。

他其实早就看出了端倪,他和他上了车,车上没人,汽车贩子原形毕露,“兄弟,拿点儿钱花。”

他淡定地露出腰间随身携带的手铐,操着一口乡音说:“当兵的,没钱。”

贩子一惊,神色张皇地说:“兄弟,你下车吧,我们不到你要去的地。”

她下车后,笑得不行。


命运的玩笑

那个青葱的夏天

每个人都怀揣着青涩与冒险

忐忑地走进那个陌生而四方的教室

小心地观察着身旁的同学

注目聆听着讲台上那个温婉娇小的女子

脑子里臆想着三年后的自己


三年

两张班照

两段班缘

一百多个朝夕相处的同学

十几位呕心沥血的老师

七张试卷

鸟兽散

没有山盟海誓的诀别

没有涕泗纵横的留恋


这个馥郁的夏天

每个人都手捧果实

一路采撷

向着未来神秘而快节奏的三年

鹏程前进

引吭高歌


那个夏天 我们相聚

这个夏天 我们相别

命运真会开玩笑




没有

没有人有义务对你好,除了父母。
没有东西会亘古不变,所有都是由新到旧的规律,就如朋友。
没有什么美好的事物你不想拥有,只是你有没有拥有的动力与勇气。
只有足够强大,才无人敢欺。